您的位置: 衡水资讯网 > 游戏

远少追妻我不是大明星 第7章 谁不讲理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50:55

远少追妻我不是大明星 第7章 谁不讲理

多少年了,他自己都已经几乎记不起来,究竟有多少年的时间,没有人伤过他了,莫说是打伤他了,即便是靠近他身体半米之内,却都是不能的。

今日,偏偏在阴沟里翻了船,竟然被一个看起来没有魔法修为的白痴刺伤。

这,只有一种可能,眼前这个拥有着绝世容颜的少女,一定是扮猪吃老虎,受人指使,前来刺杀他的。

但是,在宁远还来不及想那么许多之前,他整个脑子,已经彻底的不清楚了,迷迷糊糊之间,他只觉眼前有许许多多的小星星,不停的围绕着他的脑袋,不停的叫嚣着,最后的最后,他终于光荣的晕了过去。

“哎……”看到宁远倒下去的那一刻,不得不说,秦梦舒心里当真是吓了一大跳的。

虽然这里是碧落大陆,是一个每天都会死人的地方,但对于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秦梦舒来说,杀人这种事情,她的确是第一次干,紧张害怕自然是难免的。

不过转念一想,眼前这个男人,可是方才还说着要杀了她的男人,放在还在问她,想要怎么死的男人,对于秦梦舒而言,方才的举动,应该只能算是防卫过当吧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个男人虽然方才还说着要杀她的话,但毕竟并没有真的杀了她呀,如果这个男人,真的因她而死的话,她这一辈子,怕是都不能安宁了。

此刻,秦梦舒的脑子里,两个小人在不停的争吵着,叫嚣着,最后,秦梦舒那来自二十一世纪地球上的善良最终还是得到了最后的胜利。

她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这才将宁远扶到了客厅那象牙白的欧式沙发上躺下,取出唯一一瓶治愈药剂,喂进宁远口中。

片刻之后,宁远猛然间转醒,胸口那不停流淌着鲜血的伤痕也止了血,宁远一把握住秦梦舒纤细的手腕,虽然力道不如之前那样重,但却也极疼。

“说……是谁让你来杀本少的?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”他一双好看的眸子里,布满了阴霾,一边说,一边狠狠的将秦梦舒摔了出去,力道之大,不言而喻。

秦梦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推,直接推到了三四米开外,若非背脊碰到了客厅正中心的茶几,还不知道能不能停下来呢。

“你这个人讲不讲道理,是你要杀我的,我这属于正当防卫啊,大哥。更何况,我已经把我唯一的救命药水都给你喝了,你现在又没有死,还想怎么样啊?”秦梦舒气得几乎七窍生烟,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背脊,不要命的道。

宁远看了看茶几上仍旧带血的水冰刀,以及一瓶喝完的药剂,脑海中光速回放了一遍与秦梦舒从相识到想杀的全过程。

说起来,这个女人虽然行为古怪,还喝了他一湖的水,但却似乎并未做出什么威胁到他生命的事情,方才那一刀,也的确算得上是正当防卫了,如果那一刀,再插入一分,只怕现在的他,已经没有命了。

暗暗死沉了片刻,宁远这才抬眸道:“你以为,本少是个蛮不讲理,心狠手辣的人,你以为,本少方才是真的要杀你,本少不过吓唬吓唬你而已,而你,却是真刀真枪的插进了本少的心窝,咱们到底是谁不讲理?”

事实上,宁远的确从未想过要杀柳筱筱,只是气不过她毁了自己心爱的童年而已,他的确盛怒,也的确动了真火,但却从未想过真的要把她怎么样,只不过,想要给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一点教训而已。他也没有想到,秦梦舒会这样认真的。

“你……诡辩。”秦梦舒你了半天,最终还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气得两边的腮帮子高高的鼓起来。心里暗自想着,这个宁远,幸亏是做了演员了,要是做了律师,只怕死人也能让他说得跳起来了吧。

“那你现在知道了吧,是你处心积虑的要杀本少,扮猪吃老虎,想要伤害本少,现在回过味来,愧疚了吧?”宁远单手捂着胸口,唇边浮上一抹淡淡的笑意,显然极为欣赏秦梦舒这样一副吃瘪的样子,口中不依不饶的道。

“那……那你想怎么样?”咱们的秦大小姐,在这三言两语之中,彻底失去了正常的思维。

“哎哟,好疼啊,真是疼死本少了,好像有点渴了,你还是先给本少倒杯水再说。”宁远一副肉痛的样子,捂着胸口呻吟道。

“你……”秦梦舒刚想药反驳两句,想象还是算了,再怎么说,她也的确是打伤了他,倒杯水而已,就当是赔礼道歉了,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。

秦梦舒扶着自己的腰肢,艰难的站了起来,活动几下,确定没什么大碍后,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饮水机前,为宁远倒了一杯水。

“给。”秦梦舒极为不耐烦的将热水递到宁远跟前,嘴里只蹦出了一个字。

“哎哟,本少现在可是重病患者,心在滴血耶,手都抬不起来,那里端得住水啊?你道歉就该有个道歉者的姿态,还不赶紧喂本少喝水?”宁远面无表情的道。

“你……好,我忍!”秦梦舒咬牙切齿的呢喃道:“方才怎么没见你没力气,现在又怎样一副病怏怏的样子,做给谁看啊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宁远似乎极为喜欢秦梦舒这样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样子,嬉笑着戏谑道。

“没什么,我说我喂你喝。”秦梦舒摆出一副极为殷勤的样子,将水送到了宁远嘴边,心里暗道:“烫死你,烫死你!”

事实上,方才倒水时,她特地倒了滚热的开水,心里暗自想着,你不是要装柔弱嘛

,我倒是要看看,滚热的开水倒进你嘴里时,你会不会跳起来。

谁曾想,让秦梦舒几乎要怀疑人生的事情,在下一个睁不开眼睛的瞬间,颓然发生了。

宁大少爷宁远,竟然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,一口一口,极为缓慢的喝着,没有丝毫要跳起来的征兆。

事实上,宁远也是人啊,也喜欢正常的温度,但他却更喜欢秦梦舒一副百思不得其解吃瘪的模样,故而在水还未入口前,使了一道术法,将原本滚热的开水,降到了正常人都能够接受的温度。

方才与秦梦舒对峙时,宁远输就输在触不及防,过于轻敌,以他的修为,即便被那药水禁锢,也绝对不会超过三秒,但他却从未想过,秦梦舒竟然懂得操控魔法,那一刀刺来时,携裹着淡淡的清新气息。

想来,那抹淡淡的清新气息,一定就是水灵气魔法元素,错不了。一柄携裹着水灵力的刀刃,大刺刺的插进胸口,莫说是他了,这世间所有的武者,心脏都是绝不能受到伤害的。

不过,话又说回来,这丫头方才喂给他喝的药剂,还真是挺神奇的,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就止了血,并且唤醒了他的意识,简直就是神丹妙药一般的存在。

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魔法师来说,只要意识清醒了,不消片刻,就能恢复过来,恢复过来之后,自然就有了自愈的能力,现在的他,已经没有丝毫异样了,胸口处的伤,也已经彻底的愈合。

宁远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回放两人从相识到想杀的全过程,如果说,这个女人真的要杀他的话,实在有太多的机会了,但她并没有,那么,这个女人的目的,究竟是什么呢。

脑海中一道闪电而过,他英俊的容颜上,浮现出一抹清冷的笑,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。想到知道这个女人的目的,最好,还是亲自一试的好。

当最后一滴水入口后,原本来病怏怏的宁远,瞬间以一种逆袭的姿态,将秦梦舒娇小的身躯反身压在月牙白的沙发一角。

他深邃的眸子里,似乎蕴含着宇宙星辰,嬉笑问道:“你很怕我?”

秦梦舒吓了一大跳,这位宁大少爷,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,她手中的杯子不知何时已经掉落,紧张之下,紧紧抓住了身后松软的抱枕,面对宁远的问题,她只是摇摇头,算是回答。

“那么,你很怕我死?”宁远眉心一跳,再度问道。

这一次,秦梦舒先是诚恳的点头,再是一副故作不在乎姿态,坚定的摇头。

“哈哈,哈哈!”宁远爽朗一笑,精致的脸庞几乎与秦梦舒绝世的容颜贴在一起,这才柔声道:“那么,你一定是喜欢本少?”

这一次,秦梦舒却是极为坚定的摇摇头。

“你不承认也不要紧,你马上就会成为本少的女人,到那个时候,就由不得你,不承认了!”

宁远一边说,一边开始解秦梦舒胸前那本就不多的扣子。

秦梦舒的脑子,再度陷入一片空白之中。这个宁远,怕是有病吧。这跳脱的思维,简直飞机都撵不上,一会要杀她,一会又要要她,这位传说中富可敌国的宁家大少爷,不会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吧!

动脉硬化吃什药
吃什么能治疗冠心病
小便黄赤怎么治
宝宝经常发烧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